“如果你今日所说的话,将来就会照你说的话成就。那么你会怎么说话?”从一本书上读到这样一句话的时候,自己着实被吓了一跳。

 
易彩本人是一名教师,教师是一个使用话语为主要的教育工具的职业。易彩用话语传道授业解惑,也以话语教育学生。话语是思想的载体。一个人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里,从语气语态,到用词都可以彰显一个人的智慧、品行和修为。一句充满智慧的话发出,就如“金苹果,落入银网子里”那么得体优雅。可一句急躁不理性的话语,有时就如带火的轮子,那话语落到哪里,就把那里点燃,烧着。
 
话语是有力量的!当我认识到这个真理时,我开始不敢轻易说话。当我不敢轻易说话之后,我开始努力学习好好说话。
 
好好说话之一:发现此言和彼言真的不一样。

 

才教书的时候,总是感觉自己说话孩子们不怎么听,于是只能靠加大音量,增加次数来达到“以正视听”的作用。但长此以往,发现音量是有限的,但孩子们适应声贝的能力是无限的。于是,三番五次的说了不听,气就来了。发脾气就成了老师教育生活中的家常便饭。可是,我发现身边也有一两位不怎么发脾气的老师,轻声细语,面带微笑,孩子们在他们的面前却安静如处子,乖巧如绵羊。现在想来终于顿悟,原来这一切真的就是源于“此言”和“彼言”的不同。

 
好好说话之二:要说好话就要有可说的好话。

 

其实说话和写文章有许多相似之处。要写出好文章起初都从模仿开始。那么说话要模仿什么呢?我发现第一得有好话,才能好说。所以在起步阶段,我开始注意聆听别人口中的好话,当别人处理一件事特别巧妙,特别智慧时,我都会悄悄地存于肚中。慢慢的肚里的好话多了的时候,也就在遇事时讲出有可听性,有影响力的好话啦。

 
好好说话之三:好话也要好说才有好效果。

 

在肚里存了不少好话后,开始运用的当初,有时效果并不如想象的效果那么好。反复捉摸,百思不得其解。在阅读了一篇关于婚姻家庭中的有效沟通的文章之后,认识到了,话语的影响力,不仅在乎于词句,还在于说话时并存的语气,语态和语调。相同的语言内容,如果语气,语态语调不同,表达的效果可以完全不同。

 
顿悟之后,我明白了好好说的话一定有与之相配的,恰如其份的语气语态和语调。为此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些实际的要求。比如,见到学生时,一定面带微笑,并主动打招呼;说表扬的话时,一定带着喜悦和欣赏的语气;指正学生的缺点时,要语言严谨,态度严肃但不急躁等等。在慢慢地操练中,自己似乎真的成为了一个说话得体,对待学生温和有礼的老师。也成为了在同事眼中,在孩子们的作文中那个不会发脾气的温柔派老师。这样看上去,似乎好好说话只是一件技术活儿。其实,不然。
 
好好说话之四,言由心生,好话来自“心”的境界。

 

四年前,因为两个特殊的学生,让我对好好说话有了新的顿悟。

 
四年前,我又接手了一届新生,我依然在班级里实施着“以爱为原则,以品格塑造为主线”的育人方式。我也继续秉承着自己一贯的说话得体,对待学生温和有礼的教师风范。可是,接手一个月后,我发现我面对两个小男孩时,越来越难克制自己心中的怒气。他们不仅在学习上很难教会,一般孩子学几遍的汉语拼音,他们学百遍依然不会。品行上,每天都制造着各种事端,惹得别的孩子也无法好好学习听课。我每天上课之初,都要用半节甚至一节课的时间,处理因这两个孩子的行为而引发的种种麻烦……随着麻烦的不断升级,我的言语也开始急了起来,躁了起来。
 
我为此很苦恼,在深深地沉思中,我似乎听到我心中有一个微小的声音,告诉我,你要去爱他们!天啊,我难道还不爱他们吗?他们不会的,反反复复教他们几十遍,上百遍。每天放学了不是和他们的父母面谈,就是和他们电话沟通。这难道还不是爱吗?爱究竟是什么?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中。对照班级里的“爱的原则”我一点一点的地查验出了自己爱的境界,真的还不够完全。
“爱是恒久的忍耐”,但面对他们,我虽忍,但已经怒气满怀了。
 
“爱是不计算人的恶”对于他们的品行引发的事端,我原谅了一次又一次,但我无法原谅他们无限次。
 
当班级在一次次的学校评比中,因他们而落后。我开始急了,我开始躁了。因为我还无法爱到“爱是不求自己益处”的境界。
 
小小的声音又在我耳畔回响——你要爱他们!好吧,好吧。我愿意去爱!因为我知道,只有爱才能创造奇迹。我重新找来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特蕾莎的传记阅读。因为在我的心中,特蕾莎是人世间最好的爱的榜样。以前看过,但不曾领悟的话语闯进了我的眼眶————“爱,以至成伤。”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……
 
 爱不仅在于好好说话的外在,更是在于“不求自己益处”的内心境界。
 
为了“爱”我从心里开始决定放弃一些东西。放弃对他们特殊行为的内心纠结,开始探寻面对这样特殊学生的新的教学策略,和新的班级管理模式。放弃因为班级评比落后而引发的焦躁感,决定在此寻求特殊学生教学策略的征途中,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
 
爱开始了,奇迹真的也就开始呈现了。我首先探寻到了他们特殊行为的“特殊的根源”。这两个孩子都在智力上有不同程度的欠缺,在体征上有多动的表现。认识了他们特殊行为的原因后,我发现我的怒气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对这两个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深深地同情和怜悯。
 
当怒气被怜悯消化之后,我发现我的急,我的躁也渐渐离去,平安又重新回归。“得力在乎于平静安稳”心的境界变了,话语也变了,面对他们的不会和惹事的品行,教导时的言语平和了,脸上又重新有了温和有礼的微笑。心变了,眼光也变了。发现他们生命中也有美好的一面,一个是力气大爱运动,另一个是声音响亮爱唱歌。
 
四年来,在“爱”的引导下,我有幸见证了两个特殊孩子生命改变的奇迹。原来那个声母教了百遍依然不会的孩子,现在会读书啦,上课还可以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,字也能抄写得工工整整。另一个,现在会做简单的数学解决问题,还参加了学校的合唱团。不良行为越来越少,良好的品格开始越来越多的呈现。
   

“如果你今日所说的话,将来就会照你说的话成就。那么你会怎么说话?”四年的特殊教育历程中,我亲历了“话语的力量”,见证了“爱”引发的奇迹。

 

 
  •